查看: 1270|回復: 0

勞筋骨、苦心志:工遊大學生,接受再教育

[複製鏈接]

36

主題

40

帖子

363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63
發表於 2014-9-10 05:56: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思淵堂主人 於 2014-9-10 05:58 編輯

勞筋骨、苦心志:工遊大學生,接受再教育

flsw1.JPG
flsw3.JPG

初識工遊生

雖然過了立秋,八月中的陽光,依然熱烈,天色蔚藍清朗。我和太太帶著侄子驅車兩百裏,自紐約南下,抵達新澤西最南部美岬郡(Cape May County)小城Wildwood Crest 度假數日。因為趕早,踏入位於海濱的旅館,正值中午時分,還未到入住時間。我們正好有時間去海濱閒步。旅館老闆說,過一個小時就好,先給你停車牌子。等我們散步、午餐之後,就領了鑰匙去客房。這時候,一個服務員跟了過來,說,“啊呀,還沒有來得及給上枕頭套呢!我來安上。”回頭一看,是一個華裔女孩子,個頭不高,圓臉,短發,笑瞇瞇的,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她麻利地裝好了枕套,卻沒有立即走開,看著我們,問道:你們是中國人嗎? 我說,是啊,我們從紐約來,但確實是中國人!她聽了,就一下子開心地笑了。在回答我的一些詢問時,說了一大通話,好像都收不住。在我消化她說的內容之先,我已經感覺到她的笑容像是一種見到親人的舒展與輕松,她的眼神充滿了驚訝於興奮。這反過來令我有些好奇!因為,雖說現在年輕的華人打工者不比從前那麽多了,可是,在美國的任何地方,有華人在旅館、餐廳打工,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啊,而美國哪裡沒有華人旅行者呢?可是,當我和她聊了幾分鐘之後,便明白了她何以有那樣的神情。
才幾分鐘的功夫,樓下老闆娘便在催促了。她只好匆匆離開,忙著去幹活了。但這幾分鐘的談話,我便覺到值得找機會和她好好交談。而她,也懷著同樣的願望。第二天晚上一直到十點鐘,她和她的同伴兩人才收工,有空和我們自由地交談。而這時,她倆已經在旅館做了近十二個小時的清潔與整理活了!

什麽是美國工遊?

我們起初遇見的女孩叫趙君如,她的同工王婧看上去要纖弱些。她們既不是移民家庭的孩子,也不是暑期外出打工的留學生,而是來自中國、參加“工遊”項目(WORK & TRAVEL USA PROGRAM, WTP)的大學生。這個項目是美國國務院發起的,由來已久,但是其為中國大學生了解並開始參加,則是近幾年的事情。工遊項目的初衷是加強文化交流,接納外國大學生在暑假期間,在美國工作和旅遊,前三個月是工作,後一個月是旅行時間。通過這些活動,既令外國大學生體驗美國文化,同時也把所在國家的文化習俗傳達給美國人民。因此,在性質上屬於聯邦啟動、引導,民間組織和推動的草根交流。在美國國務院網站有關於這個項目的介紹( j1visa.state.gov/programs/summer-work-travel/ )。國務院將安排這些工作旅行的機會給相關公司(sponsor)去組織,類似非盈利機構性質的承包商,而後者則通過與外國當地機構合作,組織起一條龍的服務。美國公結構負責安排工作機會,大多數是旅館和餐廳,也有少數在大公司見習者,外國當地公司的功能類似中介機構,負責招募、考核與選定人員(必須是在讀大學生)。一旦兩國四方確認,材料由美國結構向國務院申報,為工遊生申請J-1 簽證。這個項目給予許多外國學生以了解美國的機會,可以說,比一般的遊學旅行,接觸美國社會的實際,要更加深刻。多年來,無數外國學生“半工半遊”,既接觸了美國社會,又獲得工作的經驗,回國後往往傳遞了美國的真實和友善的一面,同時,通過親身了解美國,為未來計劃到美國繼續學習提供了可能性。在網上以work& travel program為關鍵詞查詢有關信息,可以發現有幾個結構(sponsors) 比較著名,其網站詳細列出了工遊項目的來龍去脈,以及相關手續、法律、安全等事項。包括凡參加項目者,每一個月要通過網路向公司報告工作場所、住址的變動,以及平時的一些情況,以便追蹤。

落地花旗,何處落腳?

中國大學生加入這樣一個項目,可想而知,只有在中國開放到了相當的程度之後才有可能。第一是人員往來的信任度提高了;第二,這樣的一個“工遊”,花費並不小。據小趙和小王介紹,中國的中介公司比較多,實際上已經產生了類似“分包商”的情況,未必是只有一個層次,和美國結構直接對接。後來的經驗表明,正是這個運作,可能在連接環節上發生一些問題。
據小趙告訴我們,她們一行三人在新澤西的紐瓦克機場下機之後,和早兩天抵達,在機場等候了兩天的兩位同伴匯合,美國結構派出了代表接機,完成必須的文件交接等手續,再直接將她們送到旅館,住了一個晚上。這個旅館距離美國結構負責介紹的工作餐廳不遠。這些剛剛在美國落地的女孩們,第二天結帳離開旅館,就完全靠她們自己了。拖著兩個行李箱步行去餐廳,一段不遠的距離,實際上是開車的算法。步行之幸苦可以想見。到了餐廳,勉強寄放了行李,再步行去找前幾天已經落腳的工遊生朋友。半途經過一家便利店打聽方向,店老板聽說她們前一天才下飛機,非常友好地向她們介紹了附近的一個房東老太太。這位老太太馬上騎自行車來見,談好一個相當優惠的租約。於是她們再回到餐廳,拖著行李去住所。僅僅這樣在公路上來回奔波數次,已經讓這些初次出門的年輕女孩累到近乎趴下。回過頭看,雖然幾家sponsors 網站都強調一般雇主不安排或負責住處,建議出國前應該落實租房,但在實踐中何以大多數工遊者就是這麽飛了出來,接機者送完第一站旅館,就完成任務?她們之中在美國當地有朋友和親戚負責先期接待的例子很少,僅僅靠自己,在中國的時候,在一個遙遠的完全陌生之地,就安排好租房,因為不太符合美國短期租房的實情,因而難度很大。結果是,許多工遊生在近乎冒險的過程中完成了了解美國社會的第一課。而在這個經歷中,中國的中介是完全不再介入的。我聽了之後,第一感覺是存在著信息與實際的差距,雖然預先計劃的責任確實在工遊生本人,但假如中國當地中介與美國公司之間稍微加強一點聯系與落實,檢討與改進從離開中國到最初抵達美國期間環節的話,即使多收取一點費用,在提高工遊生旅行之安全性方面,也會有所幫助。江湖是要去闖蕩,但不宜準備不足,有冒失之缺失。第二個想法是,美國民風依然樸實,在困難時常常會遇到好心助人為樂者,化險為夷。

花錢開眼界?

小趙和小王花費的“中介費”(所有的申請費用、簽證費、兩國的公司收取的費用等)約在四千美金,加上旅費一千美金,總計人民幣三萬多元。相比之下,美國機構介紹的餐廳,每周限於工作20小時,按照最低工薪標準,她們工作三個月,還賺不到付出的費用之三分之一,更不要說之後一個月旅行的開銷了。因此,假如僅僅從到美國打工的角度計算,她們不是做了一份“虧本的生意”嗎?當然,這筆帳不能這樣算,因為,WTP項目的初衷,不是招大學生來美國打工,而是文化交流;而對於申請來美的大學生,開闊眼界,也確實應該是一個最大的目的。這就真的成了花錢買眼界了。小趙說,在大學裏看到的招募廣告和各種幻燈片(PowerPoint)介紹這個項目,浮於表面和正面,對於一些可能遇到的困難,未有預料和說明。本地中介所做的培訓,只限於關於簽證註意事項方面,通過網路同步進行。從某種程度說,一個以文化雙向交流為目的之工遊項目,在中國的宣傳與招募中,最充分體現的是不遺余力地商業運作精神。
工遊項目的設計,一共四個月的安排,前三個月工作,每一周只有20小時做工時間,這就意味著參與者有相當的閒餘時間,而由於限定一地,工時平均分佈,她們一般不可能離開本地去旅行。而在一地深入美國當地生活,比如去教會、圖書館,或者訪問美國人家庭,沒有良好的發起和組織,是難以持久的。從上述她們初到美國的經歷可知,這樣的機制並不存在,無論是介紹和負責文件的美國非盈利結構,還是實際的雇主,都未介入任何工作以外的事項。工遊生乃以個體的方式,在美國一個工作場所完成合約所提供的工作,她們之間的聯系也是松散而無組織的。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工遊參與者必然會按照自己具體情況乃至性格,通過同伴之間信息的交流,去決定下一步計劃。小趙和小王才二十出頭,分別來自甘肅省蘭州的兩所大學。她們在開始到美國公司介紹的餐廳工作後不久,就發現處於一種兩難:假如滿足於20小時的工作,除了賺不到花出去的費用,還有無所事事的感覺 (但初期因為尚不適應新的工作,體力和精力上支出很大,並非在輕松體驗生活)。可是,在空餘時間自己多做一份工作,則要在體力和時間上付出更大的投入。何去何從?她倆的故事從這裡才剛剛開始。

不畏挑戰

那天晚上,我們和小趙小王聊了兩個多小時,時至午夜,依舊意猶未盡。對於她倆在美國生活的這段經歷的興趣,出於一個基本的原因:我們是九十年代初來到美國留學的,可以說,歷程之艱苦,前途之渺茫,在我們生命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記。而此後終於走出來,過上安定的日子,來自不易。然而,這幾年來,我們看到,直接來美國讀大學和高中的,人數劇增。在這個現象的背後,是富裕和超級富裕的中國,而那種富足的生活,在留學生和小留學生身上,尤為明顯,甚至畸形體現。其結果,是其整體形象被描述為富二代,其行為招搖,學術卻平平未見出色。難道中國的下一代因為突然的富裕而迷失如此了嗎?可以說,在許多華人的心中,在媒體關註的焦點上,確實形成了一種印象。因此,聽到小趙她們短短三個月中以百米短跑的速度和節奏所經歷、所改變者,覺得顛覆了自己心中的對新一代年輕人的印象,更重要的是,再次肯定了我們一貫的想法:成長需要經過磨練。
小趙和小王是典型的當代大學生,雖然甘肅是二線城市,但現代化城市建設並不落後。她倆的家庭還是比較富足的,屬於中產階級家庭。她們的父母或者在國家機關工作,或者是教師和工程師。在參加工遊項目之前,和許多同代人一樣,身為家庭中唯一的孩子,衣食無憂,平時購物和消費,只經過手,而從來不去用心。然後,當她倆到了美國後,一切都改變了。因為六月還不到夏季的旺季,聯系的餐廳要她們等兩個星期才上班。當她們租下房子,繳納了訂金和房租後,立即發現,隨身攜帶的一千多美元頓時大大縮水了,一種被掏空的感覺頓時浸入身心。雖然完全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可是,那兩個星期卻是她們人生中相當漫長的日子。之後,她們踏入餐廳,接受了基本訓練,立刻被老板要求和其他員工一樣投入緊張的餐期高峰作業。之前連家務也沒有做過的兩個女孩子,面對的勞動強度是從未想像過的。除了要熟悉美國工作場所的規則、語言,體力強度是一個重大挑戰。小王說:“一個大圓盤(large service tray )上堆滿了盤碗,我根本擡不起來,只好雙手捧著,壓在胸口,勉強從餐廳走到廚房。滿滿地垃圾桶,要舉起再傾倒在鬥車裏,哪裏辦得到!可是,還是得拼,要完成工作,而老板則在不斷地催促:be stronger, stronger!(強些,再強有力些!) 好像在吆喝拳擊場上的拳擊手。” 說到這裏,她舉起依然瘦瘦的手臂,頗為自豪地說,現在我的手臂上可是有條形肌肉啦!  我不知道她們申請過程中是否有人告訴過在美國餐廳工作的強度之類,還是籠統地而輕描淡寫的提供美國工作場所的資訊?但我想起,自己二十八歲那年,辭去了中國一家著名出版社編輯的工作,來到紐約,在曼哈頓騎車送外賣的歲月。自行車在車流中穿行,風雨之中,外面一身水,鏡片模糊,貼身渾身是汗水。沒有時間坐下慢慢吃一頓飯,在飯鍋裏抓一把黃飯充饑。那是九十年代,中國貧窮,囊中羞澀,只好拼命往前,再往前。可是,2014年的今天,依然有中國來的大學生,肯面對環艱苦境,不能不令我敬佩! 尤其是,當年我是沒有退路的奮力一博,而她們本來沒有這個必要。

自己“找苦吃”

在漸漸適應了環境之後,小趙和小王發現,美岬地區夏季極為熱鬧,遊人擠滿了大大小小的海濱旅館,而後者卻招募不到足夠的夏季臨時工。和她倆一起來美國的一組共六位,來自中國各地,其中小趙和小王來自蘭州,還是從同一中學畢業的,但不是一個年齡,所以在參加工遊項目前並不認識。但現在卻她倆成了好朋友,一起在艱苦日子裏打滾的戰友。其他幾位來自安徽、廣州和吉林。她們思前想後,得出結論,既然做不了其它計劃,與其虛度時光,不如再找一份工作,把平時的日子填滿,也多掙一份薪水。她們一開始分別到旅館應征,經過多少次應征,終於找到缺乏人手的旅館錄取了她們,稍做培訓,就直接上崗了。由於夏季員工的流動性強,常常發生有人今天做明天辭的情況,於是只好頂上去。我們見到小王的那天,她說,我已經在餐廳和旅館之間連續幹了九天,每天十二小時。遇到度假住上一周的還好,就怕每天換新房客,於是要徹底清理和打掃、安置,每個房間一般要花四十分鐘,碰到特別情況,比如廚房的鍋子被燒焦,光擦亮餐具就費時費力。據她說,一個樓面十幾個近二十個客房,她們三個服務員(house keepers )不停地清理,都得做上一天,何況還有其它工作,如幫助清理遊泳池等老板娘呼之即來的活兒,萬一有人請假或臨時辭工,那真是一天也完成不了。而能否保持客房每天都整潔,包括整理床鋪、吸地、換幹凈浴巾等,關系到客人滿意度,也會體現在客人臨走時留下的小費上面。小趙說,剛剛到旅館上班,英語聽不懂,理解常常歧義,被老板娘罵笨蛋,心中無比委屈。而老員工也欺生,霸占小費,拈輕怕重。因為是自己的選擇,只好咬牙堅持,終於以勤快、耐勞而改變了老板娘的態度,也獲得了同工的尊重。如今,她不僅站住了腳,還把原來在其它旅館做工的小王也請來,兩人合作負責一個樓面,配合默契。老板娘是一個意大利裔,一輩子做季節性旅館,除了六月到十月,都住在佛羅裏達。她自己七十多歲了,可是還是一樣在不停地工作,也在員工的後面毫不留情地催促。腰都直不起的她對我說,這兩個女孩好樣的,沒有比她們更好的了!(You can't find better ones!) 而她做旅館經理的的兒子也告訴我:她們英語溝通完全沒有問題,比當地的西裔女孩講得還好!我不知道他們的評價是否誇張,但兩個初來乍到陌生之地的中國年輕女孩,連家務也不做的大學生,能夠在短期內獲得這樣的贊賞,是何等不容易!中國人的吃苦耐勞和忍耐精神,在她們身上,以極為濃縮的方式彰顯了。
據小趙介紹,今年在Wildwood附近來自中國的工遊者約四十余人,其中很多人都在做兩份工作,情況與她們近似(事實上小趙除了一天趕兩份活,每周基本不休息之外,有時還在旅館加班:晚上下班後在洗衣房工作數小時)。除了在餐廳、快餐店如麥當勞之外,多數在當地的水上樂園和摩天輪遊樂場做服務員等。由於平時彼此工作時間長,強度大,結交朋友的機會不多,但有一個QQ群,互相聯系和通信息。這些大多數在國內沒有做過家務的年輕人,真正體會到了勞動的意義和含量。除了來自中國的工遊生,其它國家尤其是來自東歐的大學生,也很多,有的甚至是去年來了今年又申請到同一地去做工(可見工遊之“工”,在經濟相對較差國家的學生,是一件實實在在的事情,文化交流只是皮上之毛,可能變為依附和說法上的因素)。
小趙性格開朗,說得更多。面對我和我太太,她們之所以有遇到“自己人”真情,我想,是來自她們這幾個月的不平凡的歷經。同時,在美岬的幾天,我們幾乎沒有看到其他華人遊客。似乎以往華人到處跑的印象,在這裏就不靈驗了。難怪她倆看到我們時候有點激動,小趙還跑去和小王說,來了一家中國人! 我告訴她倆:我們在美國二十多年了,也是一路艱難過來的。我自己做過的工作達十種之多,送外賣、做侍者、擺地攤、三明治店、做大樓清潔工,甚至保姆。和你們相比,時代與環境令我們無所選擇。而你們能夠自主選擇、遇到意料之外的境遇而不逃避,即難能可貴。這樣的歷練,是在大學裏,在中國的家庭溫室裏,在放任年輕人的環境裏,是得不到的。也許,在你們申請工遊項目時,獲得的信息未必完全,資訊可能零碎,一旦進入實際的生活,立刻面對其巨大的差異。但是,窄道之上勇者勝。你們在每天漫長之“工”中,“遊”於美國社會與文化之最底層、也是最真實的一面,要比口袋滿滿去漫遊世界獲得的更多,更非到美國購物旅行逛博物館的“文化之旅”可比。因為你們獲得的不是感官的享受,知性的理解,而是切如肌膚之痛的感受。

環境磨練人

小趙和小王聽了我二十多年前生活的故事,非常認同環境改變人磨練人的說法。小趙說,在中國的時候,用父母的錢,下館子、買衣服,沒有什麽感覺。可是,自己勞動所得,錢的份量完全不同。當她們在清洗馬桶、浴缸的時候,窗外的度假者正在海邊曬太陽。這樣感覺之中掙到的錢,份量之重,可想而知。她們說,一開始就舍不得坐班次極少的公共汽車,常常兩條腿走上十裏路,手上還提著東西。後來花三十元買了舊自行車代步。有一次擠出時間周末到費城去看看,晚上就在賓州大學校園裏長椅上過了一夜,結果渾身酸痛,無心再玩,回到了美岬。平時房客走了以後,留下的食品,凡可以保留的,也不舍得仍了。“錢是省下了,可是,有一段時間我自己都懷疑了,那還是我嗎?我的個性和尊嚴還在嗎?”小趙激動地說。確實,和在國內享受慣了的日子相比,那是巨大的差異。可是,我想,走過這樣一段路,等於脫胎換骨,成為一個能夠在挑戰下生存,善於在惡劣環境中與人溝通的意志堅強的新人了。
這不正是孟子所言,要成大器,必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的意思嗎?
想起朋友轉發來著名作家劉墉的一段話,是他對於新一代某些年輕人的批評:
“今天有多少孩子,既要美國式的自由,又要中國式的寵愛,卻沒有美國孩子的主動,又失去了中國傳統的孝道。然而這批孩子進入社會後,既要美國式的公司福利,又要中國式的鐵飯碗,卻沒有美國員工的自律和中國傳統的忠誠。 從小討價還價,長大後失去原則,該講情的時候講理,該講理的時候說情。這是我們現在許多家庭教育缺失理性成分的結果。”
關於中國家庭教育方式之制造的問題和對孩子自主能力的扼殺,有一個父親的反省說,我們要反思“再窮,也不能窮了孩子”這種說法:
“一個缺乏起碼的獨立生存能他有多大的才華,日後有多了不起的成就,都不算是一個健全的人,都是缺憾的人。連動物也深懂「慣子如殺子」的道理。再富也要窮孩子,才能逼孩子學習獨立前行,學會感恩惜福。”
在糖水裏泡大,在無憂無慮中長大的孩子,一身“貴氣”,如何能有遇事有擔當的“底氣”?和小趙和小王相識,深入交談,讓我深感,假如富裕起來的中國的一些孩子確實存在問題,而且把不良習慣和風氣帶到海外,那主要的原因,也是家庭和教育沒有正確引導和負責。所幸,還有更多的年輕人在主動選擇人生,深入生活的底層,以自己的汗水來了解生活的真諦。我也相信,趙君如和王婧只是我們偶然相遇的、有類似經歷的新一代中國年輕人中的兩個。無論他們今後選擇在何處生活和工作,甚至無論是否取得所世俗公認的成就,這樣的青年是無愧為人生的勝者,因為他們既無懼於勇於搏擊風浪,更懂得珍惜人生的每一項勞動所得。人性的優點,就是靠每一代人逐漸積累和傳遞的。美國工遊項目,在此意義上,於美國社會的實際環境中,為各國年輕人自己尋找道路,開發自身的潛力,做出了貢獻。

早晨的太陽

結束了短暫的假期,北上紐約的時候,我心中留下的不僅僅是美岬日出的壯麗景觀。兩位來自中國的年輕大學生在美國工遊的經歷,讓我再次回想其二十多年前在美國奮鬥的歲月。時光變遷,故地不再,沒有任何人的任何經歷會完全地重復出現,但是,延續和再現者,是人的意志力。
王婧給我們來短信說:“遇見你和你太太是我來美國的額外收獲,真的,你們不僅告訴了我將來到美國讀研究生選擇專業的可能方向,而且寫了這篇文字。這是值得留念的東西,是我可以帶回家給父母朋友們看,讓他們知道我在成長的最好證明。我始終記得阿姨說的話:只要堅持,沒有走不通的路!”
趙君如寫道:“剛來到美國的時候,心裏滿滿的失望與迷惑,當現實與想像充滿著巨大的落差的時候,那種感覺可想而知,離開寵愛我的父母來到這片陌生的土地上,擺在我面前的是兩條路,兩種選擇,是靠著父母的血汗錢繼續享樂還是靠自己的努力學會生活。我選擇了後者,在這三個月裏學會了太多太多,體驗了從未嘗試過的東西,吃過了從未嘗過的苦。付出總是有收獲,這段經歷對於我來說太珍貴,變成了我生命中巨大的財富。”
在趙君如和王婧身上,我看到了與以往耳聞目睹者不一樣的年輕人,不,應該說,本來就應該那樣充滿向上意志力的年輕一代華人。她們是早上初升的太陽,是有活力、有希望的一代年輕人。


flsw4.JPG flsw2.J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法拉盛人文網  

GMT+8, 2017-9-22 17:55 , Processed in 0.166040 second(s), 28 queries .

© 2013 flushingnet.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