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12|回復: 0

《解語落花---中國經典之閱讀、教學與對話》前言與后記

[複製鏈接]

270

主題

304

帖子

1513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513
發表於 2015-12-7 08:56: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解語落花---中國經典之閱讀、教學與對話》
作者: 黃永鋼   邱辛曄


前言

            核心課程(core curriculum)也譯為通識課程。西方的本科四年制大學,向來有註重文科知識的傳統。設置核心課程,即要求所有專業的學生,都必須修習規定的文科課程。這體現了西方高等教育的一個重要觀念:通識教育(liberal arts)。 核心課程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本科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其目的是為學生提供廣闊的人文和科學的背景知識,培養學生的創造性和批判性思維,使其能夠清晰而準確地表達思想;做出正確的道德判斷;了解當代文明的背景,即歷史、藝術和哲學;打好終身學習和承當社會領導責任的基礎。也許是知識系統之區別所致,liberal arts 的內涵,是相對於特定與專門技能的“文理一般知識”,卻不容易找到合適的相對應中文翻譯。
           紐約市立大學布魯克林學院開設完整的核心課程已有四十多年的歷史,本科學生必須在文學藝術、世界歷史文化和科學探索三個領域選修各種課程,而其中的經典文化課一直以古希臘哲學和文學為教學內容,教材為荷馬,埃斯庫羅斯,阿裏斯多芬,蘇格拉底,柏拉圖,亞裏斯多德等古希臘文化巨人的思想作品。其它的古代文明,比如印度和中國,從未被納入核心課程的基礎課之中。近年來,布魯克林學院在紐約市立大學的各個院校中,首先把中國經典納入核心課程教育,介紹給美國大學生。在當今這個聯系日益緊密的世界,這個選擇有著十分積極的意義。
            以西方文明为中心的教育理念,自然有其历史、社会和政治的背景,但是也有落后于二十一世纪世界经济和文化全面交流现状的一面。增设中国经典文化课,将优秀的中国古典文化介绍给美国大学生,改变以西方思想为中心的单一教学内容,为学生提供学习其他辉煌文明的机会,开拓学生的视野,丰富纽约市立大学的多元文化教学,是对以西方历史为中心的观念以及课程设置的一个重要突破。
            教授这门课的教师设计了精读中国古代哲学和文学作品的课程(Chinese Classic Culture)。 主要的学习方法是在教师的指导下,阅读译成英文的中国原典,並通过课堂讨论、小组报告和写作,达到設定的学习目标。 該课程内容分为哲学和文学两大部分,从原典选出的章節,涵盖了《易经》、《诗经》、《论语》、《孟子》、《老子》、《庄子》、《楚辞》以及汉乐府、魏晋古诗、唐诗宋词等各个历史时期的主要思想史代表著作和文学作品。
           美国的大学生绝大多数基本上没有接触过中国的经典文化,有的学生甚至仅仅听说过孔子的名字。他們缺乏对中国哲学和文学的最基本知识。在教师的引导下,通过认真阅读课文,思考所学内容,展開活泼的课堂讨论,经过仅仅一个学期的学习,大多数学生能够初步了解中国哲学和文学原典的基本精神,以及中国古典文学的主要表现方法。不少学生从开学时对中国传统文化几乎是一无所知,到后来被深深吸引;通过阅读精选的中国古代思想史上的代表著作和文学作品,美国学生大致了解了中国主要文学传统的风格特点和历史背景,並能从各篇文学作品中看出儒家、道家和佛教的思想倾向,了解了以抒情为主要传统的中国古代诗歌的一些基本特点,比如《诗经》的文学技巧赋、比、兴和唐诗的对偶结构等。中國經典文化課受到普遍歡迎。在短短一個學期的學習中,美國學生培養起來的學習興趣,對中國哲學思想和文學的理解和接受程度,大大超出了原來的預想。
        幾個學期的教學實踐證明,這是一次富有成效的努力。 在教學過程中產生兩個強烈的感受:一是中國經典中的哲思和文學具有強大的精神力量,能夠穿越歷史與文化的隔閡,深深打動美國學生的心靈,如同中國人學習這些經典時所感受到的同樣的分量。這顯示了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內涵具有普世價值。二是中國文化豐富深刻的內容可以通過英語傳達給並非以漢語為母語的學習者,語言的隔閡對於理解、欣賞和熱愛會有一定的障礙,但並非不可逾越。
        第二,教學實踐還顯示:盡管中美兩國有著歷史文化的重大差異,但在文化和精神的深層次上,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心是相通的;思想感情完全可以互相理解和溝通。只要運用生動活潑的教學方法,引導學生了解文化的異同,深入思考,就能取得良好的教學效果。
         這本書是在英語環境中教授中國經典思想作品的一個實踐總結。在教學中,教師結合中國和西方的教育理念,采用以學生為中心,教師和學生互動的啟發式現代教育方法,將東西方文化在各個層面進行比較,把優秀的古代思想和現代的先進觀念相聯系,極大地激發了學生的創造性和批判性思維。學生普遍反映,中國經典文化課為他們開啟了一道嶄新的思想大門,引領他們進入了一個前所未見的新天地。
         本書是教學的互動和小結,但並非純粹教學大綱和教材。著者的目的是通過這些交流和分享的展示,對於中國思想和學理作一點再思考。以此,本書的結構包含兩大板塊:結構上是貫穿全局的章節;內容則包括導論、學生作文和著者點評三個部分,其中導論和點評構成了每一章的節,包括作為第一節的引言,而學生作文則根據整體論述的需要而穿插在兩者之間,既作為導論的依據,又作為點評的對象。希望這種合中有分、分而整合的結構,能體現本書的特點。本書九章,前五章是闡述作為教與學的中國經典的框架和價值,在源頭和文本上討論儒道的差異和共同;後面的三章集中討論儒家思想和文化,間或以儒家文化與《圣經》文化、精英文化與普世價值做對比性分析;最後一章回到儒道的綜合性比較,重點論述中國知識人的精神傳統,作為本書的歸結。               
        在一定的意義上,這本書是一本思想對話集,是從課堂發軔而延伸到文本的交流和分享,是東西方文明的對話,是中國古代哲人和當代美國青年的對話,也是留美華人學者和美國大學生的對話。讀者可以切實感受到這個多維度對話的深度、廣度和分量,也可以從中真實地了解到優秀的美國大學生訓練有素的獨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維能力。正是這種能力和開放的思想,使他們能夠在短短一個學期之中,從對中國古代文化知識近乎於零的起步,步入了了解中國思想與文學的門檻。  
       從這些學生的文章中,我們看到了東西方文明,在思想和感情上的深度交流之可能性,也看到了中國優秀文化的偉大力量的那一部分,無遠弗屆的魅力。中國文化被西方年輕人理解、欣賞甚至熱愛。 展望未來,各種文明有望通過對話學習借鑒,取得相互了解,達到文化的交融,和諧相處。
       這些發現和體驗,對於我們這些中國改革開放早期出國留學,並在西方文化教育機構裏工作的一代學人,也是莫大的鼓舞和獎勵。
      本書的姐妹篇是黃永鋼和魯曙明合著的《東學西漸 --- 美國大學核心課程中的華夏經典》(中山大學出版社,2015年)。兩書的相似之處主要在引用學生作品方面,差別則
在於:《東學西漸》一書偏重於探討教學方法的設計,而《解語落花》,如上所言,注重闡發中國古典思想之於中華傳統的內在意義,這種闡釋是在多層次與多角度的對話中展開的。
                                                                                                              黃永鋼
                                                                                                                   二零一五年八月, 於紐約

後記
     2014年仲春,永鋼兄對我說,他正在整理歷年來在紐約布魯克林學院教授中國經典課程的講義與資料,打算編為一本專著出版,包括從上百篇學生遞交的作業中精選,無論是簡短論文還是一般答題,翻譯後編入作為附錄,以此見出教學的成果。我傾聽之下,突發靈感,覺得這些美國學生初次接觸中國原典的反應,有發掘的潛力。因為,這些思考不僅提供了一種寶貴的原始資料,得以去考察完全相異的文化系統中,個別學子的思維方式與文化認知,也能夠給我們一種特別的啟示,去進一步思考李澤厚先生闡明的中華民族文化-心理結構學說。而後者是我正在學習的題目。永鋼兄認可我的思路,即在列出學生作業的同時,增加作者點評。順著這個思路發展,以教學經驗為基礎,結合引言、作業與點評三者,則足以別開生面,成為一本新著。沒有想到的是,我的海闊天空無根之談,最後演變為接受永鋼兄的邀請,參與點評的寫作。
       我多年來在美國從事公共服務職業,離開了學術領域。原來讀過的一些中國經典,基本忘記了。之所以願意承擔一部分點評工作,第一,是永鋼兄本來就有獨立做這項工作的能力與智慧,而且除了每日浸潤於各種經典,亦有專門文章發表。這項點評,雖然芻議自我,但舞台早已搭好,劇目亦已排定,主角也粉墨盛裝只等開場鑼鼓了。故而,我的加入,等於客串和玩票,沒有太大的壓力;第二,從1980年代中期讀完中國古典文學專業,不久離開中國,幾十年的顛簸和經歷,也令我體悟到,中國古籍上的字字句句,既來自於那個歷史時代,昇華為經典,更積澱為中國人的文化-心理結構,五千年來,其歸宿,依然在百姓日常生活之用上。人生的經歷,是重讀經典之時靈光乍現、開竅頓悟的催化劑、點金術。因此,寫作於我,乃是再次體會經典與人生的一次旅行。這就不惟是一個誘惑,也是一種愉快和享受了。
     就具體落筆點評而言,我們是從同時閱讀原典和學生作業開始的。各種中國經典自不待言,而學生作業所透見的種種亮光,確實和原先設想者契合。點評與闡發的思路,主要來自於這些文字的激勵與挑戰。在完成一半工作的時候,我們已認識到,學生文字這個寶庫,實在是蘊藏豐富,但我們所能做到的,限於學力和角度,恐怕只能止於“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對於學生文字背後所暗藏的更多意義,尤其是其對諸多學術領域,如社會學、心理學、語言學的價值,未必能夠一一發掘。其次,如果這些文字確提供了些許相反的例證,如何用以證明中國人的文化-心理積澱?這,也不是能夠直接回答的。於是,我們還是落回到學習中國經典本身,而且,與其說是點評,不如說是重溫與反思。
       這個重溫的過程,是多層次的對話旅程。首先,是永鋼兄與他的學生多年來課堂上下、書本內外的直接對話。教學與書寫有關但又不盡相同。與對於中國文化和古典思想全然缺乏概念、沒有偏見但充滿期待的美國學生對話,是一種很切身的感性體會,也是一種幸福。其次,是我間接地和這些學生,通過他們的作業而進行對話。這項對話是他們發起,我以閱讀而回應,然後通過想像,將對話繼續。廣而言之,可謂有中西對話的含義。再者,是我們在寫作時,閱讀《周易》、《論語》、《孟子》、《老子》、《莊子》以及其他文學作品時,和古聖賢和偉大詩人與作家的對話。不過在實質上,這項對話乃是聆聽,“高山仰止,景行行之。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第四,是我們和諸多的學問家、著作家的對話。無論是哪一種經典,都有無數的詮釋和解讀。在紐約,能夠看到的參考書籍並不多,這項寫作的時間和性質,也局限了我們去閱讀更多的著作。雖然如此,對於在美國的公共圖書館,尤其是法拉盛圖書館,能夠找到一大堆關於任何一本中國經典的學術著作,我們心存感激。這些著作將我們帶入了與許多了不起作者的對話。這種對話,是受教,也是發問。         
      最後,這本書的寫作,是永鋼兄與我之間的對話。永鋼兄是我的學長,前後在同一個博士專業課程修業,但未同班上課。他畢業不久,我則因為既謀生、難謀業的兩難而被迫中斷了博士學業。所以,那時竟然沒有深入對話的機會。數年之後,偶爾重逢,再啟“對話”。除了平時生活、家庭上的彼此關切,也產生了一個書面的結果,即,幾位對於華人移民社區和歷史感興趣的朋友,共同撰寫了《顧雅明傳:從新移民到市議員》,我們是其中的兩位。在本書的寫作中,我們依舊採用了谷歌網路共享平台。直接面談之外,這個平台提供了一種新的對話形式。         
        人是一種以語言為特徵分別出來的動物。語言用來表達、溝通,對話是其中的一個形態。同時,因為使用語言,無論是口頭的還是書面的,無論是歷史的還是即時的,就有表達模糊、言不及義、意在言外、似是而非的情況。中國傳統甚至將這種思維與語言的分離在語言、文學和思維上加以頗為正面的闡述。可以,畢竟因此而有誤會、彆扭、不和、衝突等等。從某種角度說,人類的歷史是語言的歷史,語言表達的能力強弱和對話的成敗,是這部歷史的一個重點。董橋先生也曾經在一篇文章中說:“早就有人把語言比作‘思想的外衣’,艾倫·肯尼迪寫一本書叫《小說中的含意和符號》,也用人跟衣服之間的區別做貫穿全書的隱喻,層層剖析語言的根源,研討小說的歷史。他說,人是運用符號和製造符號的動物。語言也是符號。” (《小品卷二》,1980年,牛津出版社)。在此意義上,我們感受到,寫作本書時展開多層次的對話,是一種探索的旅行、快樂的行走,相信也是遵行中國經典“道”之精神的一項實踐。我們所希望的,是這個經典的重讀、語言的對話,乃是一個“解語” 的行程,帶來的結果,是溝通、理解、和諧;倘若用意象來表達的話,那就是“如花”般的紛紜與美麗。
       最後感謝我的大學老同學為本書撰寫序言。俞志强博士现任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学院现代语言学教授,多年来担任中美汉语教学大会主席;汪涌豪博士是复旦大学教授,《复旦学报》(文科)主编,多年来研究中国文学和美学,兼治中国哲学、史学和文化批评。他们是本书所涉及领域的专门学问大家。在同窗三十多年之后的今日,得请他们阅读本书书稿并惠赏序文,也算一种跨越时空的对话,拜无名善缘所赐吧!

                                                                          邱辛曄,寫於思淵堂,2015年冬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法拉盛人文網  

GMT+8, 2017-11-18 03:12 , Processed in 0.130919 second(s), 28 queries .

© 2013 flushingnet.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